榕江听琴

名曰素琴,明皮秦骨,孙阁部麾下。
愿我前生是殚忠楼外那一树榴花。

【孙承宗/茅元仪】孤剑忆相随(诗歌Ⅲ辑)

以诗代酒,清明为祭。

这一辑实际包含了《江村集》《又岘集》《横塘集》《甲戌集》四本集子中,所有写给孙承宗的诗歌。

己巳虏变,孙承宗被起复,茅元仪客居离高阳不远的江村,闻讯追随其赴京、出关,擢为副总兵,统驭觉华岛水师。然而没过多久,崇祯三年初,水师因欠饷哗变,茅元仪遭梁廷栋忌恨,被诬“贪横激变”,遣戍福建。《江村集》所收录的这几首诗,自随孙承宗起复始,至被谪戍为止。力推己巳除夕诗,茅元仪的诗作中不失年青气盛的风采,矢志报国,读来慷慨激昂,而孙承宗的次韵之作中,则满是一身赴国难、只手补天裂的孤臣襟怀,令人不尽感佩动容。

从那之后,茅元仪经历坎坷,辗转江浙,前后三度获罪戍闽。而孙承宗于崇祯四年冬,因大凌河之败再次被迫卸职归乡。在此期间茅元仪写下了几首思念孙承宗的诗歌,于梦境中寄寓无尽深情。lo主最喜欢《横塘集》中那一首《梦高阳公》,好一句“恨无匡济酬斯遇,惭止肝肠答所知”!冯唐不见,匡济之志早成空,好在肝肠仍存,终可不负十多年来知遇之恩。

《甲戌集》成于崇祯七年,之后茅元仪有四本诗集,皆以干支纪年命名,目前皆已散佚,暂时无处可寻。在《戊寅集》中,应当会有写给孙承宗的悼亡诗章。然而,就算此集仍存,我又何忍读,何忍去一字一字打出来……

《江村集》

东行道中父老拥高阳公车

其一

半残胡孽半残兵,幸得公来始更生。

只恨耳聋闻事少,不知若个尼公行。

其二

儿童昔日知司马,父老今朝拥相公。

莫怪胡雏西掠地,谁教姬旦久居东。

 

重登殚忠楼和高阳公韵

宾从重登庾亮楼,好凭明月鉴边筹。

此身敢负心相许,举世谁同敌是求。

旧复山河仍半在,新添虎豹未全愁。

韩弘一任踌躇日,洄曲儿郎报国仇。

 

和高阳公应召四十日,是日暂解袜作

手划雄涛大海分,不凭老婢似刘琨。

帐前愿署人休讶,主簿无踰道自尊。

但笑两矜师有足,不须更计妇无裩。

中宵十起空同瘁,一剑何时答主恩。

 

己巳除夕呈高阳公

纷纷戎马满郊墟,鼙鼓声中度岁除。

午夜不通乡国梦,春风羞拂战袍裾。

孤臣已负三纶奖,上相还新一字誉。

未恨岁华随日去,此年酬国肯教虚。

 

庚午元日呈高阳公

谁使狼烟久不销,天心应悔恣天骄。

十年国士今酬赞,八载将军又度辽。

但得片时风正便,不妨此夜雪难消。

屠苏具觇投醪意,试问前茅自胆饶。

 

寄上高阳公

其一

一剑相随九载余,瘴天万里叹离居。

敢云子在回难死,谁许君门囚上书。

去住久知同聚沫,勋名两度等生刍。

只嬴雪谤烦三疏,自谓封侯也不如。

其二

记得初参莲幕时,闭关正可合时宜。

幸从待制思城涧,谁料奇章决弃维。

犀甲三千横海去,金牌十二逐风追。

渡河呼罢人犹在,月钓春犁酒一卮。

其三

酒半醒时月半凉,玉环飞掷水云乡。

篝灯秘殿阴符诀,聚米公车皂绨囊。

该博甫传天上诏,浮谭旋出袖中章。

莱公出处关兴替,为谢朱崖空断肠。

其四

沉沉偃月抚匡床,特地飞章出未央。

道泰岂先门弟往,君明自戒舍人装。

季通合为程朱捕,孟博还分李杜光。

回纥忽来思尚父,旋收部曲叹仓皇。

其五

控弦十万压神州,怒戟苍髭分帝忧。

夜漏传宣尘未拭,霜袍巡阅步偏遒。

筹边楼画同心策,政事堂称第一流。

自叹书生竟何似,摩挲七尺恐难酬。

其六

如林谍骑不曾还,元老单车意气闲。

高议云台承国宠,山中宰相徇时艰。

怀恩元在功名外,酬感应唯生死间。

一任便门诸将散,独驰骣马潞河湾。

其七

力障孤城护国储,不教左臂叹衣袽。

胜于扞蔽江淮者,何似供输关内欤。

纳刃靴中思一决,劫营门外岂教虚。

忽传渭水移军变,可有长源在禁扉。

其八

安危总仗一人身,御札还催辑叛臣。

奴见大家心欲死,膝逢中令自难伸。

潼关几破哥舒手,河北偏依宗泽亲。

徐灭画灰才拔剑,翁归文武愧非伦。

其九

中朝久矣弃凉州,捷奏喧从瀚海投。

羯虏万人齐下拜,帝羓一间不容留。

和门日奏铙歌曲,贼穴频惊下濑舟。

却被书生全料得,动开宗社欲何尤。

其十

笑谈亲诣邓羌营,三日惊看复五城。

九拒梯冲空乱舞,百楼鼓角骇齐鸣。

自兴海上今才挫,幸入回中始再生。

只叹普天传露布,孤臣此日已应烹。

其十一

战血淋漓上槛车,遗黎遮路共惊疑。

今人复见张安道,异日何如郭子仪。

罪等汤欤无卤获,功成秩也似难訾。

八旬犴陛诗千首,万里漳南某在斯。

其十二

荷戈脉脉更何言,钟室还曾负相门。

岂特三征膺帝眷,每于濒死见君恩。

自怜淮雅还能作,肯读湘君与共冤。

异日灯前谁下酒,姓名犹得伴公论!

 

《又岘集》

梦高阳公集诸将较射

朔风猎猎彻天豪,皂纛黄旗幕府高。

诸将锦袍争射的,元揆虎帐阅分曹。

几人落落铭彝鼎,何论纷纷拥节旄。

只有当时称上佐,即今牢落独看刀。

 

《横塘集》

梦高阳公

宛是危边独对时,片言微笑识恩私。

恨无匡济酬斯遇,惭止肝肠答所知。

瘴海难教回敢死,平城何忍客还悲。

等闲莫泪公应记,不负兼人不负师。

(自注:“等闲”句,公梦中语;“不负兼人”,余旧梦中语。)

 

正月十七早梦高阳公,为代作一谘目,口授书之,记一联云“盖枕戈授甲之期,适逢其会;而遗大投艰之器,未见其人”。起而慨然成此。

我闻岁在酉,天下未能谧。

不唯天官言,人事亦似及。

奴款既狎至,上绝下则匿。

齐寇正负隅,突围捷乃饰。

闽浙盗如鼠,白日直洊食。

秦晋贼如鹘,横击莫敢弋。

云中有伏虎,其意更不测。

上将以豢龙,祻如日待昃。

吾君半不闻,所闻亦未得。

梦中见我公,如有风尘色。

为草数行书,深惧非所克。

酬知亮无地,置笔三太息。

 

《甲戌集》

述梦高阳公

数载离戎幕,梦来仍一堂。

力争天亦笑,密画鬼难量。

猎罢烧狐兔,天晴试祢裆。

宿愁从此罢,急问夜行航。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