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江听琴

名曰素琴,明皮秦骨,孙阁部麾下。
愿我前生是殚忠楼外那一树榴花。

【魏冉/白起】赐剑(上篇)

上篇

伊阙山边战云压境,韩魏联军二十四万,倾尽精锐之师,为求夺回被秦国连年用兵而占去的城池。

秦军大营向来整肃,也不免在一日日浓烈的烽烟气息中,浸染出了紧张气氛。中军大帐里的灯光,接连几晚亮到夜分方熄,年青的新帅白起,留给副将们的印象,是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沉稳冷静。

他晋爵左更,来不及庆贺,便挂帅赴征程。秦人的军功爵,皆是横戈沥血,踩着敌人的尸骨步步挣来。高爵不是拿来安享富贵的,意味着重任在肩,前方是秦国东出必争的伊洛之地,身边是浴血同袍的秦军锐士,身后是盼着征人凯旋的万千老秦人。

白起不畏敌,更不敢轻敌。任他为帅,朝堂上不是没有过争议,可丞相魏冉当廷力争,把非议都压了下去。

“我与白起将军相知笃厚,无人比我更知其将才。魏冉愿以相印,保举白起将军。各位若觉不够,还可加上我颈上这颗人头!”

这人做到丞相,性子从来没改过!既然挚友发了重誓,白起也不能辜负老兄弟的头颅。

“启禀将军,丞相奉王上之命,前来劳军!”

能劳动魏冉亲赴前线,一定有重要之物带来。“传令,让将士们立刻集结。”白起下过令,匆匆出帐,远远看见锦衣华服的魏冉,腆着圆润的肚皮,正朝中军大帐而来,与身旁精壮的甲士们对比,颇为滑稽。

白起唇角一动,算是笑过了。众目睽睽之下,礼数不能废。白起解下佩剑,交给扈从军士,大步迎上去。

“末将白起,恭迎丞相亲临。”

魏冉不急着回礼,把白起上上下下打量一遍,独当一面的青年将军,黑沉沉的铁甲里束着一领黑色战袍,衬出眉眼间英风俊朗的神采。反观魏冉自己,一身宽大的锦袍,相形之下,一派富贵态。

“我奉秦王之命,押运粮草辎重前来劳军,并牛羊秦酒,犒赏三军将士!”魏冉转述王命时也不改笑容可掬的模样,“白起,本相还给你带来了一份厚礼。”

随行吏员闻声捧来一方铜盘,盘上托着一卷诏书,和秦王稷常常佩戴在腰间的宝剑。魏冉展开诏书,当着将士们面前,朗朗宣读。

“大战当前,军情急迫,不容延误。特赐秦王剑,予左更白起,一应事务,临机专断。有不从者,不论官职爵位,悉听裁决。”

受命集结而来的将士们,目睹了他们的主帅,从当朝丞相手中,接过秦王剑。

一片欢呼。

君臣将相皆同心,秦国之福也。

在白起面前,魏冉从不见外,进得军帐和回自己府邸一样。两大碗凉茶饮下肚,解了路途奔波的干渴,魏冉用目光把白起的大帐扫了个遍,最终落在被安安稳稳置于剑架的秦王剑上。

“不错,像那么回事儿。”白起的军帐和他府邸一样,简洁整肃,不加任何无用的装饰。秦王剑威严而不失精致,摆在帅案上,成了帐中恰到好处的点缀。

“没想到魏兄会亲自到前线来。”

“此次出兵,王上把大军的粮草辎重一应后勤,都交给我负责。我这次就是先行护送第一批粮饷过来的。”说罢正经军务,魏冉眯起一对笑眼,没忘了调侃白起的旧事,“你是我魏冉举荐的主帅,只管放手打仗,后勤包在我身上。保证不会让将士们饿肚子,更不会麻烦白大将军亲自下厨炖羊汤。”

欣赏白起微微发窘的神态,一直令魏冉乐此不疲。少年时两人相识在军中,白起守着煮羊汤的锅,为大家讲解兵法。久不在军旅,魏冉也慢慢忘了白起讲述的用兵之道,倒一直清清楚楚地记得羊汤的鲜美滋味,引得袍泽们赞不绝口。

后来白起为将,魏冉如愿主了朝政,这一段少年往事,成了魏冉打趣白起的谈资。左右他知道白起的性子,决不会在中军帐里跟丞相动手。

帐中虽无旁人,也不宜玩笑太甚,让秦军主帅难堪,魏冉拍拍自己日渐发福的肚皮,主动替白起解了围:“可惜呀,这回又不能和你并肩作战了。”

“将士们的吃穿用度都指着兄长了,没有魏兄坐镇后方,白起拿什么去和韩魏两军厮杀?”

“哈哈哈!”魏冉朗声大笑,“想想咱俩刚认识时候,不打不成交,被严君派去探敌营,烧了楚军的辎重粮草。结果现在,你的辎重粮草,全落在我肩上了。那韩魏军营里,可别再有咱俩这样误打误撞的后生小子啊。”

“魏兄放心,没哪个后生,比你更能惹是生非。”白起横了他一眼。

“白起啊白起,你这张嘴皮,只有两个本事,一是论兵,二是与我斗口。”难得魏冉能在这中军大帐里,乐不可支,“不过,有一事,教我放心不下。”

“魏兄请讲。”

“我知你长于料敌设谋、出奇制胜,然而,此次韩魏联军声势浩大,韩国放话,誓要夺回新城。我秦军以少迎多,你准备如何用兵?”

白起冷峻的面容上终于透出自信的笑意,侃侃言道:“魏兄细想,以前列国合纵,哪一次不是声势浩大?又有哪一次,不是貌合神离?韩魏联军,也是如此。韩国失了新城,欲图收复,是为己而战,士气盛一些,却无力独自对抗我秦国,才不得不借魏国的兵马。而魏国出兵,只为援韩,其战意必不坚,看韩军精锐,图谋利用他们打头阵而已。”

“看来你已经有了成算。”

“身为主帅,不明敌情,到战场上岂不成了瞎子?”白起横过佩剑,指画着帐中沙盘:“魏兄来看,伊阙山,正是我秦军歼敌的绝佳之处。”

魏冉顺着白起指点看去,两山相对而望,其间道路狭窄,伊水历其间而过,望之如门阙,故得名“伊阙”。魏冉也是提兵上过战场之人,仔细一琢磨,也估出了几分。

“你是不是想,把韩魏联军逼到此狭长之处,一举歼灭?”

“正是。白起谋划在四字:避强击弱。魏军士气不高,易于击溃,我当出一支军,假意进攻,牵制韩军,再遣精锐猛攻魏军。魏军怯懦,必不能持久,一旦魏军溃逃,韩军无援,我可乘胜攻之,定能败之。”

“好,白起,我就知道你用兵有一套奇着。不瞒你说,太后担忧你年纪尚轻,初任主帅,就碰上这么大阵势,能不能顶得住,派我来探探。我也好回去禀报我那阿姊了。”

白起收敛那一丝笑,肃然应声:“请魏兄禀报太后,白起必不负所托。”

魏冉没多停留,匆忙赶回了咸阳,临走前不忘观赏一番架上的秦王剑。大战临前,秦相毫无忧色,赏心悦目之态,像在品评相府新添的宝器。

剑鸣于匣,锋芒不甘敛藏,正当配他身边的人。魏冉转头看去,掩在沉沉铁甲之下的锋锐,正待出鞘。

“白起,予你秦王剑,不饮饱了敌血,别回来!”

相府上下人等忙得团团转,军粮、器物,源源不断地送向前线,军报一封又一封,飞驰咸阳,终于,报捷的特使,一路高喊着进城,把战胜的喜讯传遍了大街小巷。

年青主帅的军功簿上,一口气记上了二十四万首级,惊得魏冉都不住啧舌,连他也没想到,白起这柄新铸成的利剑,锋芒有多耀眼。

闻说秦王把庆功的宴席,安排得盛大到略显奢靡,立功的将士们,尽皆获准入宫受赏。不出白起意料,宫门外,代秦王迎候功臣的,正是那锦衣盛装的秦相。

“恭迎大秦国尉。”魏冉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一拱手。

“国尉?”突然的新称呼,弄了白起一个措手不及。

“秦王已下过诏,从今日起,擢白起为国尉。”魏冉不顾众人瞩目,径直挽住白起臂弯,引他跨上咸阳宫前的巍巍玉阶,“白起,你执这秦王剑,一出手就是二十四万人头。现在你的名字,该让列国都闻之丧胆了。”

“往后,你为将,我为相,咱们将相同心,拼得大秦争雄天下。”

 

P.S.这节是发刀的前奏,一锅乱炖的糖,用了孙先生原著《金戈铁马》的设定,也把《纵横》电视剧里的小插曲写了进来。萌上魏冉白起这对,主要就是《纵横》剧所引,剧里的少年白起,扮相怎一个“剑眉星目”四字了得,更让我一度萌得不能自拔。到了最后季君之乱时,留起胡须的造型,更见沉稳冷峻。哎,看过有同好评论说,第三部《崛起》里,为什么不让小白起继续来演老白起,想想也是只能脑补不可能成真的,演员太年轻,也没什么响亮名气,只有留在脑洞里喽。

当然啦当然啦,邢佳栋版白起也很帅,扮相越老越有范儿的那种√

说来心痛啊,从《纵横》到《崛起》,换了一部就像换了世界一样,这对将相莫说互动,同屏都难找啊!

没有粮,哭着也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论冷CP爱好者的自我修养,都是泪。

评论(1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