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江听琴

名曰素琴,明皮秦骨,孙阁部麾下。
愿我前生是殚忠楼外那一树榴花。

【殚忠档案】孙承宗祭鹿太常文

一刀扎心,全程窒息,洒泪如雨,神志不清。

“失胆则人幸生,矢心则人尽死。几见志蜍抗言,陵律抗敌,公安得不独死,死安得不独公也。予方拟公以其生起天下之死,而公先以一死回天下之生;予既为公之死而悲天下,宁无为天下之不死而悲公。”这是写给挚友的祭文,又何尝不是恺阳公自己结局的谶语。这一回他哭悼鹿乾岳,后来他的旧日幕僚,又用如出一辙的句子,哭悼他的殉国。

他们不畏死,若以死能振起天下之心,死又何妨。英烈死去的是肉身,长存的是精魂。可天下之心将死殆尽,行尸走肉般的躯壳,怎么唤也唤不醒。

预告:下个月的粮食,题材就是这个了,高虐,屠刀级别的高虐。

依依°殚忠楼墙头不明生物:

孙承宗祭鹿太常文

崇祯九年秋,八月畿南之警,大司马奉赐剑率督抚镇道,不能御。是月二十七日,陷定兴。太常寺少卿、管光禄寺寺丞、事县人鹿公干岳死之,以十一月三日归柩于江村里第。其友人大学士孙承宗率儿举人鉁、廪生鋡凭棺而哭,仍以诗哭者六十有四。十二月十二日,且葬公侍御祖侧。乃遣儿试县令铨、廪生鋡、尚宝司司丞錀、官生铈、庠生镐执绋而奠。其辞曰:
天笃忠良,宁人固圉。庸以康定,我国家要为世与衷合;才为世适,而既笃其材不罄。其任中糺纷,而屡遻外讧,踬而入乱如干岳公,良足痛也!公名世大儒,匡时豪略,以慷慨之正气为入门,渐致从容;以忠孝之真心为持栝,遂希贤圣尔。其蚤抗金花,中戡木叶有定。居雷霆之下,无哗当豺虎之场;抱屙而行边,徼秉谊而撄权奸。载际圣明,跻身清禁。有媺必行,无蠹不剔。然而伏奸侧目,狡类惨心,伤衿契之乘危,感正人之未鬯,仍成嘉遁,岂厌承明。呜呼!世之剿取噏张,顿凭通显,而口不言功。公之经营缔造,尽属揆筹,而衷殊无意。盖在恬辞(外鬥内巿)静,以廉顽去易就难,忠堪立懦,即涵养平而仍嫉恶如雠,虽危急乘而若弄丸于掌。讲明正学业,发覆于羣;蒙赡护忠良,定不回于九死。直以廉诚劲正,力维一代之浇风,将使庸琐遹同不点中朝之雅化。予稍能借其才,而才或予掩。世颇知重其品,而品竟世湮。适以兵兴,方调舆诵,假令六师奉司马之麾幢,七萃入节堂之剑佩,则赫灵钟鼓,立变旌旗祖鞭,何得不扬岐沟,何得致败!况身当大敌,必不坐罟一隅,略可远成,宁至力绌不战。然而同人之议,方集异己之谋顿乱。盖袖手以绝我世材,则旁岐之挤公,世难也。遂使衔枚洞曲,空辜雪夜之奇;插羽浮屠,不快南云之恨。
呜呼!公死矣!公不任兵而死兵矣!公不任城而死城矣!死何独公也!呜呼!师武臣不战当死,大吏拥兵不战当死,大司马奉上命不战当死,而公独死;州邑陷,有望而去不死,曳而逋不死,遮而降不死,泥首乞怜不死,而公独死,公何独死也?呜呼!人心之离合,关天下之安危,试简一城之中,士大夫几人?生几人?死几人?生何以生?死何以死?几人以生死之寡多验离合之大数,即绸缪亦可寒心,况抢攘曾不满志。呜呼,公安得不独死,死安得不独公也!一纷而天下失胆,再纷而天下失心。失胆则人幸生,矢心则人尽死。几见志蜍抗言,陵律抗敌,公安得不独死,死安得不独公也。呜呼!稚圭之胆,运豪杰之才;武乡之心,竭股肱之力,何渠不可用世,而以公独死乎!以死独公乎!予方拟公以其生起天下之死,而公先以一死回天下之生,予既为公之死而悲天下,宁无为天下之不死而悲公。呜呼!公真死矣!痛哉!予为天下哭公,而宁哭吾私痛哉!尚飨。

——明天鹿乾岳生日,琴琴 @榕江听琴 说不要生日发刀。我想了想,哦今天还不是伯顺生日……
鸣谢紫月斋和老琴。
(๑• . •๑)伯顺你好,我是你老乡……


评论

热度(10)

  1. 榕江听琴依依°Lene✨ 转载了此文字
    一刀扎心,全程窒息,洒泪如雨,神志不清。 “失胆则人幸生,矢心则人尽死。几见志蜍抗言,陵律抗敌,公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