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江听琴

名曰素琴,明皮秦骨,孙阁部麾下。
愿我前生是殚忠楼外那一树榴花。

【殚忠档案】奇诗共欣赏:题孙承宗塑像

有个名叫许清泉的奇葩,写了首题曰《题孙承宗塑像》的奇诗,发在《中华诗词》上:
节制休嫌不够多,权倾天下又如何。
可怜徒把妻孥血,汇入滔滔东逝波。

百度百科这么介绍这位“大诗人”:许清泉,当代著名诗人,书画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号六无斋主,诗酒狂人。

如今的“著名诗人”可真廉价,涂几句大白话,凑个韵脚押一押,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发表了。看这诗句,他对他题咏的人物,恐怕没半点了解。孙承宗若是“权倾天下”,早把魏忠贤整成了齑粉,还用得着落个壮志未酬的结局吗?
最恶心的还不在此,看他最后两句,孙氏满门忠烈,这也能拿来嘲讽?陋儒的酸腐气还掺杂了恶毒气,令人作呕。

许某人的拥趸者说他只是个诗人,而不是历史研究者。那好,单论这诗,文字嘛,就一顺口溜水平,思想感情嘛,也没见有啥高明之处。某琴吃个饭的时间,用他的韵,随手涂了两首,写的不咋样,但也比他强。

七绝版:
功名自古谤书多,总误封疆岂奈何。
渝水怒涛惊塞雁,悲歌不改旧时波。
七律版:
自古功名怨谤多,辽阳折戟总消磨。
曾说裴晋能逐虏,谁解宗泽计渡河。
画策经年归陇亩,封疆何日罢干戈。
客行且驻听渝水,碧血翻成怒海波。

评论(13)

热度(39)

  1. 昭墨_博南山人人之仙榕江听琴 转载了此文字
    我都比大诗人写得好嘿;-)
  2. 依依°Lene✨榕江听琴 转载了此文字
    这事儿,嗨。只能说活久多见。